欢迎访问深同网 永久网址:https://www.sztz.org

第三例艾滋治愈者?“圣保罗病人”疗法或更普适,但有待考证

时间:2020-07-14 15:20出处:防艾阅读:47 编辑:@www.sztz.org

当地时间7月7日,在第23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来自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的临床研究人员Ricardo Diaz公布,巴西一名男子可能已成为第一个接受抗病毒药物治疗即得到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第三例艾滋治愈者?“圣保罗病人”疗法或更普适,但有待考证

 据Science网站,这位被称为“圣保罗病人”的36岁巴西艾滋病患者接受了一项激进的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和烟酰胺(维生素B3)联合治疗,自停药66周以来,他的血液中没有检测到HIV病毒。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艾滋病被发现的近40年时间里,全球范围内第三例或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也是首例使用药物而非干细胞移植治愈的患者。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发布的《2020全球艾滋病防治进展报告》指出, 2019年全球有69万人死于艾滋病相关疾病,所有38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仅有2/3感染者在接受HIV治疗。

“圣保罗病人”:停药后66周未出现反弹

 2015年,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开始了一项旨在寻找艾滋病治疗方法的临床实验。“圣保罗病人”是该临床实验的30名参与者之一,他在2012年10月被诊断出感染HIV,并于两个月后开始治疗。

 所有参与实验的患者都接受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治疗, “圣保罗病人”和另外4人接受强度最大的治疗方式。也就是说,研究人员在常规的三种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的基础上,为这5名患者新增了两种药物。除了这种“强化”措施,他们还接受了烟酰胺(维生素B3)治疗。从理论上讲,烟酰胺可以使感染的细胞“唤醒”潜伏病毒,当这些细胞产生新的HIV病毒时,它们会自我毁灭,或更容易受到免疫攻击。

 在强化治疗48周后,5名参与者恢复了常规的三种药物治疗方案。三年后,他们停止了所有治疗。研究人员监测了每个参与者,其中4名患者体内的HIV病毒迅速复发。但是“圣保罗病人”在2019年3月中断治疗后的66周内,均未监测到感染迹象。

 从以往的治疗经验来看,对于大多数通过抗逆转录病毒(ARV)治疗并随后停止治疗的人来说,其体内HIV病毒水平会在几周内迅速恢复到高水平。但“圣保罗病人” 不仅体内HIV病毒水平没有反弹,而且其HIV抗体也下降到极低的水平,这表示着他淋巴结和肠道中被感染的细胞可能已经被清除。

 值得注意的是,在烟酰胺强化治疗期间,5人中只有该患者在标准血液检测中两次检测到HIV阳性结果,这表明烟酰胺或许仅在这名患者体内起到了唤醒HIV潜伏细胞的作用。

“也许这种治疗方法并非对每个人都有效,毕竟实验显示它起作用的可能性只有五分之一。但也许它的确能够清除病毒,至少我认为这是可能的。”Diaz表示。

 研究人员在报告中写道:“尽管这仍然是一个孤立的病例,但这可能是首个未进行骨髓移植治疗而治愈的艾滋病病例。” 此外,病毒培养和HIV抗体序列分析等进一步的研究分析正在进行中。

相比“柏林患者”和“伦敦患者”, “圣保罗病人”疗法或更具普适性

 清除HIV病毒特别困难,因为该病毒将其遗传物质编码到人类染色体上,使它处于休眠状态,从而逃避免疫系统的监视和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攻击。这些被感染的细胞具有干细胞特性并可以克隆自己,因此它们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存在。

 1981年6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登载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报告,这是世界范围内首度报道艾滋病感染的情况。至“圣保罗病人”出现之前,正式记录下来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在全球仅有2例:“柏林患者”Timothy Ray Brown和“伦敦患者”Adam Castillejo。和最新披露的方法不一样的是,他们均通过骨髓干细胞移植疗法治愈。

 但是,通过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艾滋病虽然被认为带来曙光,但仍有诸多缺陷。首先,骨髓捐献者需携带能够有效阻断艾滋病毒入侵的CCR5基因突变,而携带该基因突变的人群数量极少,骨髓配型困难。其次,骨髓干细胞移植疗法对骨髓移植技术的要求很高,手术风险大。人体也可能会对移植的骨髓产生排异反应从而使移植失败。骨髓移植的昂贵费用也使该疗法难以普及。

 相比之下,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在艾滋病治疗领域广泛应用。它也称为“鸡尾酒疗法”,类似于鸡尾酒由多种酒或饮品混合制成,该疗法通常联合使用3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阻断HIV病毒复制。而此次临床实验采用的疗法更为激进。研究者在激活潜伏病毒后,利用加强版“鸡尾酒疗法”,抑制 HIV 感染新的细胞。“圣保罗病人”可能是世界上首例在药物治疗下痊愈的艾滋病患者。

 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如果最终证明该药物疗法真实有效,“圣保罗病人”疗法的普适性和推广性将远大于前两例艾滋病治愈者。

专家:“圣保罗病人”是否完全被治愈还有待考证

 尽管“圣保罗病人”在停药后已经连续66周没有出现艾滋病毒复发感染的状况,但众多学者仍表示,“圣保罗病人”是否完全被治愈还有待考证。

 领导澳大利亚墨尔本的Peter Doherty感染与免疫研究所的Sharon Lewin强调,该实验可信度并不高。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艾滋病临床医生Steven Deeks认为,这种药物疗法的成功时间还不够长,有不明确之处,不能确认“圣保罗病人”是否已经治愈。

 Deeks针对该研究提出问题。首先,“圣保罗病人”是否确实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据Science网报道,“停药”的描述为“圣保罗病人”的自述,真实性有待考证。该项目的临床研究人员Diaz计划通过检查病人血液中是否有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来证实这一点。

 其次,“圣保罗病人”在感染艾滋病毒后多久开始接受抗病毒治疗也不得而知。研究表明,在小部分感染艾滋病毒不久后就开始接受抗病毒治疗的人中,由于其还未建立过大的感染细胞库,其在停止用药后的较长时间里控制血液内HIV载量的机会更大。目前已知的是,“圣保罗病人”于2012年10月确诊后开始治疗,无法确认在何时感染HIV,唯一确定的是在2010年他的HIV检测结果为阴性。如果该病人是在感染HIV后不久便接受治疗,则可能导致他在停药后长时间无法检测到HIV。

 “圣保罗病人”在现阶段还是个例,仍需更多案例来支持该药物疗法的有效性。同时,需要更多的研究、更长的观察时间来确认“圣保罗病人”是否会复发艾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