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同网 永久网址:https://www.sztz.org

“一天一小片”新药国内上市,艾滋病患者离“正常”还有多远?

时间:2020-01-21 10:28出处:防艾阅读:194 编辑:@www.sztz.org

李冉(化名)是一名HIV早期感染者,他每月花费一万多元托人从德国购进一种单片复方制剂,每天服用一小片,这样的服药方式让他感觉自己像个正常人,“不用每天吃一大把药。”

这种药物即比克恩丙诺片(商品名“比妥维”),2018年2月在美国获批上市。2020年1月8日,吉利德科学宣布,比妥维已于2019年8月获批在中国上市,最快将于春节前进入市场。

“一天一小片”新药国内上市,艾滋病患者离“正常”还有多远?

从鸡尾酒疗法到“一天一片”,再到“一天一小片”,艾滋病的治疗模式正在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比妥维上市发布会上,“让患者回归正常生活”成为口号,但艾滋病患者距离“正常”还有多远?

艾滋病可防可治

人类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报告于1981年,两年后,HIV病毒被确认。摧毁人体免疫系统的这一病毒,至今仍没有找到解药。但人类并非毫无抵抗之力。1996年,“鸡尾酒疗法”的问世,大大延长了艾滋病患者的生存期限。2006年,单一片剂疗法问世,患者从每天吃一大捧药,进入一天一片的服药模式。随后,复方单一片剂在不断简化和优化,相关药物陆续问世。直到比妥维的问世,单一复方制剂开始迎来更加简便的模式:无需记录何时服药,无需检测相关基因,不用担心太多食物禁忌,患者回归正常生活成为可能。

“一天一小片”新药国内上市,艾滋病患者离“正常”还有多远?

“艾滋病是可防可治的内科慢性病。”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李太生教授如是说。上世纪90年代到法国学习传染病的他,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艾滋病领域。“1996年之前,艾滋病是超级肿瘤,是绝症的代名词。随着创新疗法的问世,艾滋病被认为是像糖尿病、高血压一样可防可治的慢性病。而且相对于糖尿病人需要控制饮食、注射胰岛素等繁琐,HIV感染者只需要每天服用一片药物控制病毒,回归正常生活成为可能。”

艾滋病防控面临诸多挑战

截止2019年10月底,中国报告现存HIV感染和艾滋病患者超过95万例,报告死亡30万例。2019年1-10月的新报告病例超过12万例,与最近三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

另一个新的变化是,血液传播途径几乎进入零报告时期,母婴传播和注射毒品传播占比也非常稀少。性传播占据了96.7%,其中同性传播占比达到23%。

“尤其是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男男同性传播感染比例很高,从年龄看有两个高峰:一是青少年,二是55岁以上的中老年男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趋势?目前还无法清晰解释。”李太生教授介绍。

5年前,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目标,到2030年全球有望进入没有艾滋病的时代。但柳叶刀一篇杂志论文显示,这一目标实现困难重重。其中早期诊断成为第一道拦路虎。“以中国为例,目前中国的艾滋治疗成功率达到90%,治疗覆盖面也接近90%,但早期诊断发现率不到70%。”

在李太生看来,中国艾滋病防控仍面临诸多挑战。第一是艾滋病的发现率不足,“不少病人发现时已经到了发病期。”二是中国艾滋病人从感染HIV到发病,平均只有4.7年,比欧美国家的8年缩短了近一倍。“特别是男男同性恋感染的病人,病毒亚型导致疾病进展非常快,也提示中国病人要提早开展治疗”。第三是艾滋病治疗药物虽然几乎与国际同步,但免费药物的种类偏少。第四,艾滋病至今仍无法治愈,需要解决长期治疗中出现的并发症问题。

新的药物和治疗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发生改变,感染人群也出现了变化。在我的门诊病人中,30%的病人选择使用自费药物。”李太生教授呼吁,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应该进入国家免费、医保、自费“三驾马车”齐驱的时代。“目前国家医保目录已经纳入了三种艾滋病治疗用药,包括捷扶康等单一复方片剂进入医保,可以说是非常大的进步。”

“以必妥维为代表的基于新型整合酶抑制剂药物的上市将可以满足临床上对于HIV感染者治疗的更高需求,以FTC/TAF为骨干的基于整合酶抑制剂的复方单片制剂,能够更快地降低病毒载量,安全性较好,与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较少,而单一片剂让患者服药更为简便,将大大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助力患者回归正常生活。”李太生说。

必妥维于2018年2月获得美国FDA批准率先在美国上市,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凭借“防治艾滋病且具有明显临床优势”被纳入优先审评通道在中国获批上市。

但只要艾滋病还不能治愈,“歧视”就难以彻底消除。李太生教授指出,一项调查显示,协和医院的艾滋病人,从出现症状发病到确诊,平均要经历三个以上医院、四个以上科室或医生,平均时间要两个月,这是非常不正常的。“应该让更多综合医院参与艾滋病的诊治和防控,不应把防控工作局限在疾控部门和传染病医院。”

艾滋病未来能否治愈?李太生教授介绍,未来艾滋病治疗有几大方向,如广谱中和性抗体的使用;长效针剂的出现,病人只需3个月或6个月注射一次;免疫调节剂帮助患者重建免疫。“艾滋病药物研发,已经到了珠穆朗马蜂最后100米,这也是最难的100米。”